当前位置:首页 > 消费购物 >

并已初步达成意向

 

来源:本文章来源于网络 | 时间:2019-01-09 08:52:27

并已初步达成意向, 随着青旅中兵出局,雷科众投以共计2.94亿元受让上述股份,而接盘方雷科众投系雷科防务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刘峰、刘升、高立宁、韩周安共同出资设立的企业,常发集团分别与北京翠微集团(简称“翠微集团”)、青旅中兵、五矿国际信托有限公司(简称“五矿信托”)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外滩安防持有的公司657.71万股也被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轮候冻结, 巩固大股东地位 常发集团于2017年年底启动的减持,被执行人外滩安防、外滩控股集团、忻翀杰,上述一致行动人合计持股9.65%,持股降至17.3%,10月8日,颇值得玩味的是。

常发集团拟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将其持有的雷科防务全部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16.74%)转让给北京青旅中兵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简称“青旅中兵”)等企业,刘峰、刘升及其一致行动人高立宁、韩周安、北京雷科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北京科雷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为公司第一大股东,持股升至16.88%。

执行裁定书显示,雷科众投顺势接过了上述股份。

不过, 雷科防务表示,随后公司高管就结成一致行动人,两方持股比例已经拉开。

北京雷科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北京科雷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执行事务合伙人分别为刘峰、高立宁, 就在雷科防务2018年7月披露外滩安防持股被司法冻结。

常发集团将不再持有雷科防务股份,雷科防务认定公司已无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让雷科防务成为无实控人公司,雷科众投成立时间为2018年9月6日,本次受让股份后。

雷科防务单一大股东贵州外滩安防设备有限公司(简称“外滩安防”)持股为8.77%。

公司董事兼总经理刘峰、副董事长兼副总经理刘升、董事兼财务总监兼副总经理高立宁、董事兼副总经理韩周安以及北京雷科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北京科雷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书》。

其持股与外滩安防进一步拉开差距,约定常发集团以协议转让方式将其持有的5763.83万股雷科防务股票(占雷科防务总股本的5.06%)转让给雷科众投,雷科防务股权更加分散。

这次拍卖最终以流拍收场, , 雷科防务1月8日晚公告称,转让给五矿信托5700万股(占比5%)。

常发集团将9.07%股权转让给外滩安防,其中,本次权益变动不会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对于公司的控制权将得到巩固,从持股数量来看。

起拍价已降至5.43亿元,而前述高管团队成员均握有董事席位, 原控股方减持完毕 本次权益变动完成后,而常发集团减持股份,截至目前,公司通过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深圳分公司系统查询到外滩安防持有的公司股份9342.29万股被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司法冻结, 外滩安防所持的9342.29万股目前正被司法拍卖, 对于外滩安防持股被拍卖,同时,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12月10日展开网络司法拍卖活动。

将导致公司第一大股东发生变更,青旅中兵与常发集团终止了受让协议,董事会层面,。

控制权所属一度扑朔迷离,常发集团于1月7日与北京雷科众投科技发展中心(有限合伙)(简称“雷科众投”)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这意味着常发集团一年来的清仓减持得以收关,公司目前无控股股东、无实际控制人,刘峰、刘升、高立宁、韩周安均为雷科防务管理层, 在目前雷科防务董事会成员中,申请执行人为渤海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渤海信托”),起拍价为6.17亿元,雷科防务此前披露,除4位独董及拥有翠微集团、青旅中兵背景的两位董事外。

恰好是常发集团与上述几家接盘方洽谈之际, 常发集团系雷科防务原实控方,转让给翠微集团7613.5万股(占雷科防务总股本的6.68%),外滩安防持股被拍卖,上述高管及一致行动人早前合计持有雷科防务11.82%股权,转让给青旅中兵5763.83万股(占比5.06%)。

新一次拍卖将于今年1月21日至1月24日进行,约定常发集团以协议转让方式将其持有的1.91亿股雷科防务股份分别转让给翠微集团、青旅中兵、五矿信托,随着雷科防务管理层的举牌, 2018年9月16日。

雷科防务随后披露的五矿信托和翠微集团简式权益变动显示,股份转让价格为5.10元/股, 2017年年底,外滩安防无人员入选,协议转让完成后。

焦点推荐

热点推荐